第二目錄

第二目錄

羅輯思維的“地下江湖”

羅輯思維 羅振宇 社群營銷

羅輯思維的社群江湖里,有生意、有人脈、有領袖、有品牌、有騙局、有道義,還有佛法,但一切都無關知識。

2015年12月31日傍晚,“羅輯思維”的主講人羅振宇,即將在北京水立方進行《時間的朋友》主題跨年演講,對超過530萬的羅輯思維粉絲和社群成員來說,它是一場盛大的節日。

隨著日期逼近,杭州的“羅友會”——羅輯思維的核心會員和社群成員組織——的發起人吳明春,人稱“皮爺”,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這場盛典的籌備中。他放下了手頭的棉麻服裝生意,與“羅友會”的另外兩名靈魂人物——重慶羅輯思維社群領袖“黎叔”和“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的核心成員謝飛,聯合發起一次全國性的“羅友跨年活動”。

響者云集。北京、上海、杭州、重慶、武漢、鄭州、大連、南京、內蒙古赤峰、廣東惠州、安徽蕪湖等多個城市的羅輯思維社群,各地少則10多人、多則數百人,都要跟羅振宇《時間的朋友》的跨年演講同步,同一時間在全國各地舉辦跨年聚會。

這是一場完全自發的全國范圍的大型民間群體聚會活動。

《時間的朋友》演講門票早已售罄。就像羅輯思維此前嘗試的各種營銷一樣,圖書包(幾本不同的書籍組合成的書箱)、月餅、茶葉、會員資格,每次開放購買,都瞬時搶購一空。

羅振宇號稱要將跨年演講連續進行20年,直到他離不開輪椅為止。皮爺獲得的這張門票票價就印著“20年聯票”。羅振宇說這場活動面對的是“愛學習人士”,大家用“漲知識”的方式跨年,一起進行20年。

羅振宇真的要做20年的跨年演講?沒人知道。對羅輯思維的鐵桿粉絲和社群鐵桿會員來說,這些并不重要。羅振宇提供的那些“知識”?似乎也不重要。

香火錢和與宗教儀式

他承認自己對羅振宇有宗教般的感情:“如果他跟我借錢,我會毫不猶豫給他,不要他還”。

作為一檔以前知名電視人羅振宇為主講者的人文和商業視頻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于2012年12月21日在視頻門戶優酷上線。8個月后,高呼“愛智求真 積極上進 自由陽光 人格健全”16字箴言口號的羅振宇,宣布要組建“自由人的自由聯合體”,把羅輯思維變成中國最大的“知識人社區”。

為了這個社區,他搞了一次大型社會實驗——推出了羅輯思維“史上最無理”的付費會員制:普通會員200元會費,5000個名額;鐵桿會員1200元,500個名額。

“愛,就供養,不愛,就觀望”,這是羅振宇的“會員促銷”口號。5個小時,全部會員資格銷售一空。

當時中國互聯網消費和用戶還很“屌絲化”,以“知識人社區”和提供知識型內容消費而成功的互聯網公司寥寥無幾。羅輯思維很快聲名鵲起,一大群看上去“年輕、上進,有求知欲和好奇心”的人,為羅輯思維敞開了他們的錢包,送出了“香火錢”。

來自湖南湘潭的周天祥很“幸運”地買到了羅輯思維第一期“鐵桿會員”資格。在遇見“羅輯思維”前,周天祥的工作是在老家賣電瓶車。他生于1989年,沒上過大學,高中時數學成績非常差,但喜歡看課外書。

QQ截圖20151231103456

(從沒上過大學,在湘潭賣電瓶車的周天祥是羅輯思維的第一批會員)

“主要是看社會科學類的書,”周天祥在一家咖啡館里跟PingWest品玩記者見面,隨身帶了好幾本書,并將一本羅輯思維定制版的《世界為何存在》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比如那時候有一本《百萬富翁快車道》,還有像軍事類的書,還有洛克菲勒傳記之類的書,”周天祥給我列著他的書單。

這些書都有關快速致富、經商和成功。以前,他只能通過財經報刊的編輯薦書來買書。直到遇見羅輯思維,他的“被薦書”需求就被滿足了。“因為用語音和發視頻的推薦方式更好。原來我要看別人的推薦,那是一篇文章,很累的。”

“羅輯思維”就是靠每天一條60秒的微信語音推薦文章和圖書,以及每周一期的優酷視頻節目,聚起了第一批用戶。

羅輯思維剛問世時,惠懷松還在江蘇科技大學念大四,準備畢業。因為晚了一步,他沒能買到羅輯思維第一期的會員資格,至今都覺得很遺憾。

惠懷松一直是羅振宇的忠實粉,每周四晚上,他都等著羅輯思維在優酷視頻節目的更新,他覺得這特別有儀式感。

“就跟做禮拜一樣”,惠懷松對PingWest品玩說。

惠懷松說,羅輯思維重塑了他整個的世界觀和價值體系,“整個推倒了碾碎了又重新建立起來”。

這種世界觀是不是“愛知求真”和“自由陽光”,卻很難講。

惠懷松承認自己對羅振宇有宗教般的感情:“如果他跟我借錢,我會毫不猶豫給他,不要他還”。

從大學到畢業,從江蘇到北京,3年來,惠懷松說他自己一直按照羅輯思維提供的“大方向”成長。他習慣每天凌晨4點起床,6點多準時守著“羅輯思維”的微信公眾號。3年以來,他只有不到10次沒能在第一時間打開羅輯思維每天凌晨推送的羅振宇60秒語音,然后2個小時內趕緊補上。

他會用手寫的方式,把每天的這段語音“內化”到自己的身體里。“不是抄下來,也不是背下來。就像吃飯一樣,把它形成習慣。不是用腦子,其實是用心去看。”

“羅輯思維很大程度上是嵌入到了我的人格當中,價值觀也好,思維方式也好,嵌入了我。”。

惠懷松現在是一個皮包設計師,開了一家自己的工作室,已是第二次創業。這也是他響應羅振宇“U盤化生存,即插即用”的表現。

所謂“U盤化生存”,是羅振宇向80后一代朋友提供的生存困境解決方案??偨Y起來是16個字:“自帶信息,不裝系統,隨時插拔,自由協作。”羅振宇說:歷史記住的往往是一門手藝,因此掌握一門手藝,用個體的方式與外界合作,做一個快樂的自由職業者,比加入一家公司或機構要好得多。

惠懷松現在生活在北京,月入10000元人民幣左右。這個收入在北京并不算高,不過只要“羅輯思維”店鋪里有的東西,書、月餅、茶葉和油,他差不多都買,跟我見面的時候,也背著一個從羅輯思維店鋪上買的包。

他的朋友圈每天會轉發一篇羅輯思維的文章。他就像一個傳教士,跟我說:“我建議你可以試著參與進來,進來玩。那個跟你在外面看是不一樣的,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整個人徹底“羅輯思維”化了。

對那些希望獲得成功和機會,但社會上升通道有限;還有那些想獲得一些知識,但獲取知識和閱讀的能力有限的年輕人來說,“替您讀書”的羅輯思維的出現,給他們批發了散裝的智慧,讓他們與知識、與成功、與機會的距離看上去近了。羅振宇,成了他們的知識看門人。

但是羅振宇并不滿足于僅僅做一個“替您讀書”的人。

官方社群與民間結社

全場起立,所有人手拉手,冥想五分鐘,背景音樂放著李宇春演唱的勵志歌曲《和你一樣》。結束的時候,大家睜開眼睛,銀幕上出現了兩塊支付寶二維碼。這些剛被改變了磁場的“信徒”紛紛掏出手機,掃碼付錢。

2014年,隨著訂閱用戶和會員數量的激增,羅輯思維開始組織一些“社群活動”。

憑借羅輯思維的號召力,這些社群活動在很快大江南北蔓延開來。除了羅輯思維官方的會員活動,各省各市的羅輯思維粉絲,也自發組織了自己所在地的“羅輯思維朋友圈”——以信奉和熱衷“羅輯思維”為名的線上和線下社區。

羅輯思維也有了一套自己的話語體系:“吃飯不叫吃飯,叫霸王餐;聚會不叫聚會,叫思想碰撞;交朋友不叫交朋友,叫建立連接;侃大山不叫侃大山,叫線下High聊會,”一個匿名的知乎網友語帶諷刺地形容羅輯思維的這套“黑話”。

與作為一檔微信公眾號語音媒體和作為一檔視頻或音頻節目的“羅輯思維”不同,羅輯思維的“社群活動”,從一開始就是功利的。

第一批“鐵桿會員”,沒上過大學,但喜歡讀創富類故事書,在湘潭賣電瓶車的周天祥就是羅輯思維“社群活動”的受益者。盡管人在湘潭,他卻靠QQ和微信遠程參與組織羅輯思維在全國的會員活動,從邀請嘉賓到組織志愿者,每個細節都身在其中。兩年下來,周天祥參加過羅輯思維所有的線上線下活動,組織過超過10場羅友線下沙龍。

2014年12月20日,周天祥在羅輯思維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一條“會來事”,希望通過社群的資源,在“電子商務、社群運營、創新產品”的行業里找一份“互聯網產品/運營管理”的工作。

“會來事”是一項羅輯思維針對會員推出的福利,會員有權利通過羅輯思維微信號發布信息,會員找工作、商務合作和招聘都是會來事常見的內容。

“找我的人有一千多,最后面試了一百多家”,周天祥對PingWest品玩說。接著,周天祥輾轉深圳,來到北京,做了兩份互聯網運營工作,又開始搗鼓自己的創業項目。

現在周天祥是“在行”上的“社群運營師”,主要幫人們解答“怎樣通過社群幫助你創業”的問題。“在行”是科學知識社區果殼出品的一個經驗交流平臺,主打付費制、一對一的經驗分享。

周的“在行”主頁自我簡介幾乎所有內容都跟他的羅輯思維社群經歷有關:“對三年來羅輯思維發展的全部細節了如指掌”、“朋友圈中一度人脈3000位羅友、二度人脈約200萬羅友”、“一分鐘認識CEO和信任背書”……

另一個“羅友”戚澤明,2014年合肥工業大學法律系畢業,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成熟得多。2015年夏天,他成立了一家演講設計公司,專門為需要演講的人提供整套的演講設計服務。他同時也在“在行”上開了課,“如何用故事思維設計TED式演講”。

QQ截圖20151231103514

(“偏內向”的戚澤明是羅輯思維社群的最大受益者)

戚澤明認為自己性格“偏內向”,但他確信自己仍能在短時間內結識想結識的陌生人,社交關系處理得游刃有余。

“我念大一的時候就可以找到500強的人力資源總監,我也會認識寶潔的前輩,聯合利華有一個總部在合肥,跟他們關系很熟。”戚澤明對PingWest品玩說,“所有到我們學校來演講的嘉賓無一例外都會成為我的朋友,我會通過各種手段去接觸。”戚澤明說。

“如果沒有羅輯思維,我可能就是進個世界500強,一級一級地往上爬。”戚澤明對PingWest品玩說,他也是羅振宇“U盤化生存”的信奉者和實踐者。

他成立的演講設計公司的第一單也是來自羅輯思維社群。2014年11月剛來北京,在參加羅輯思維北京的線下活動時,戚澤明見到了著名的重慶羅輯思維社群召集人黎叔。公司成立后,就從黎叔那里獲得了演講設計的第一單活兒。

他還跟黎叔一起組織了“羅友長江行”,開車從重慶出發,遍游長江流域各大城市,拜訪當地羅友,除了吃喝玩樂,還與當地“羅友”一同舉辦各種線下High聊會。

“羅友是整個社會的縮影”,羅輯思維鄭州朋友圈發起人高磊對PingWest品玩說。他覺得羅輯思維的鐵桿社群成員在職業上有些共性,不是那些“求知求真”的讀書人,而是“偏社交類的一些職業比較多。”

對這些散步在全國各地的“羅友”們發起成立的各種羅輯思維社群和線下活動,羅輯思維官方的態度有點曖昧。

2014年,羅輯思維官方的角色還偶爾出現到各地社群發起的聚會上,比如羅振宇偶爾還出席個“霸王餐”的飯局。但到了2015年,羅振宇和羅輯思維的其他核心成員就鮮有在各地粉絲發起的羅輯思維社群中露面。

但羅輯思維的民間社群活動并未因此受到影響,反而益發如火如荼。他們發起了長江行、楊梅節,還有這次全國各地羅友自發聯動的群體跨年大趴——羅振宇在北京跨年開講《時間的朋友》,全國各地不在現場的朋友遠程同步開派對。

羅輯思維官方依然保持著和這些民間群體活動的距離,從不替它們背書。但這次杭州的羅輯思維群主“皮爺”發起策動的全國聯動跨年大趴,分別登上了12月16日和28日的羅輯思維微信公眾號“會來事”欄目。這也許仍然不算是一種背書,但至少是默許。

2015年10月20日,羅振宇發了篇文章《有奔頭,一起過》。宣布暫停會員招募,但支持會員資格的轉讓。對羅輯思維的會員機制和會員社群可能帶來的一些“意外”效應,羅輯思維官方開始有意控制。

QQ截圖20151231103534

(作為金融衍生品的可轉讓羅輯思維會員資格)

于是“會員資格”成為一項可交易的標的物。那之后的幾天,羅輯思維會員資格買賣交易在許多羅友的微信群里如火如荼,最貴的時候一個會員資格的價格被炒到了6位數。甚至還有人每天統計普通會員和鐵桿會員的價格波動,制作K線圖。

但很快,在羅輯思維以會員機制為核心的官方社群體系之外,一個完全由羅輯思維粉絲自發的獨立的社群體系“言羅會”浮出水面。

“言羅會”就是討論“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羅輯思維”,同時“言”又有說的意思,大家一起討論研究羅輯思維。2015年11月,“言羅會”在廈門成立,發起者是重慶的羅輯思維社群領袖皮爺、杭州的邏輯思維社群領袖黎叔,還有“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的核心成員謝飛。“顛覆式創新研習社”是酷6網創始人李善友發起成立的學習社團,號稱專門為創業者服務。這次“言羅會”成立大會,全國各地的羅輯思維社群群主、組織者和核心人士等超過30人都趕到廈門參加。

這是羅輯思維的一次最大范圍的全國線上線下聯動的“民間結社”。

他們當中有商人、咖啡館老板、攝影師、大學教授、公益人士、銷售人員和各種創業者,聚在一塊兒,圍成一張圓桌,分享社群玩法、交流社群管理經驗。每個社群群主被稱作一個“連接點”,表現形式主要是建立了很多各種主題的微信群。這些人每個人都至少有一個羅輯思維的會員資格,這是他們在羅輯思維江湖中地位的標識,但這次的“言羅會”與羅輯思維的會員體系無關,大家都決定要另搞一套。

QQ截圖20151231103542

(廈門,各地羅輯思維社群領袖討論成立獨立的“言羅會”)

“在羅老師宣布不再招新會員的那天,我們就聊,怎么把這些活躍的社群連接起來,”言羅會的發起人、重慶羅輯思維社群群主黎叔對PingWest品玩說。

他們在一起聊怎么玩社群,準備把自己變成更大的連接點,讓羅友全國大聯動。還在廈門就地發起High聊會,一起參加“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社群成員舉辦的論壇。

在PingWest品玩記者參加的這場由羅輯思維核心群主和顛覆式研習社核心成員發起的論壇上,一個臺灣來的禪宗大師李淙瀚,正在做《人生就是一場修行,在互聯網時代也是一樣》主題演講。李大師演示了幾個“意念可以改變磁場”的魔術,進而要求工作人員把燈光關閉,拉上窗簾,營造一種全黑的環境。李大師讓全場起立,所有人手拉手,冥想五分鐘,背景音樂放著李宇春演唱的勵志歌曲《和你一樣》。

結束的時候,大家睜開眼睛,銀幕上出現了兩塊支付寶二維碼。這些剛被改變了磁場的“信徒”紛紛掏出手機,掃碼付錢。

文章來自:第二導航,未經允許不得轉載?。?a href="http://www.westcoasturbanballroomgents.com/">首頁 > 教程收藏 > 創業動態 » 羅輯思維的“地下江湖”

(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