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目錄

第二目錄

蘭亭集勢:空窗期結束后能否找到新“城鄉結合部”

邊緣化創新,說來容易,但空窗期只有那么久,這恰恰是許多創業者在解決了創業難后,往往忽略了守成能難的結局。而BAT擴張的邊界,都是在自己地盤的邊緣,或言之,過去它們力有不逮的“城鄉結合部”。

wKiom1aS_r-CRWx6AABknacXip8022.jpg

文/張書樂

對于跨境電商蘭亭集勢來說,盡管在連虧7個季度后,第8季度開始凈利潤扭虧,但它昔日集結的強勁勢頭,也到達了強弩的最末階段,其勢已不能穿魯縞。

雖說這樣的評價,難免會被目之以事后諸葛亮,但其實際情況也是如此。在外界看來,或許蘭亭集勢今時今日的窘境,主要來自于阿里巴巴和亞馬遜開始全力沖刺跨境電商后的強大壓力和杯葛。但這能怪巨頭的入侵嗎?就如同若干年前,大家以入侵互聯網各領域的騰訊為公敵一樣,BAT當下的大規模擴張,除了自己的資本之力外,更關鍵的還在于它們擴張的邊界,都是在自己地盤的邊緣,或言之,過去它們力有不逮的“城鄉結合部”。

蘭亭集勢是又一個在電子商務的某一垂直領域處在空窗期,而崛起的玩家。類似的還有玩特賣的唯品會、玩美妝的聚美優品等,而比之唯品會和聚美優品,蘭亭集勢的勢力范圍遭遇電商大佬的侵襲可謂晚矣,但其卻頹敗如此,何解?

一言以蔽之,找到了邊緣化創新的機會,卻沒能構建起一個足以抵抗海嘯的堤壩。純外語平臺、跨國B2C,通過Google推廣,用Paypal支付,用UPS和DHL發貨,主要面對北美和歐洲市場,蘭亭集勢的模式并不復雜,說白了,就是當下熱辣的海淘的反向版。

這是當初阿里、亞馬遜地圖的邊緣,但現在已然不是了。而蘭亭集勢并沒有在對方的空窗期階段,穩穩地占據市場,更沒有將自己的地盤擴展到更為邊緣的地帶,依然停留在對手的邊境線上折騰。

用兵家的話語來說,就是缺少戰略縱深,一旦對手來犯,邊界失守,立刻就直搗黃龍了。這樣的戰例,在互聯網上隨處可見。當年的蘑菇街、美麗說這樣依附淘寶邊緣,做淘寶客引流生意,最終因阿里牽手微博而被拋棄,從此跌落塵埃;米聊顛覆飛信多年的堤防進入移動社交,卻最終在騰訊進入后被再次顛覆……上述種種,皆是邊緣化創新實現奇跡之后,因戰略縱深太淺而遭遇被顛覆的例證。

蘭亭集勢并非不明白這個道理,它們一直想要在對手兵鋒力有不逮的地圖夾縫中,再進行一把邊緣化創新,如希望將以婚紗為主打的偏單品類產品模式,轉向安防這類對手極少涉獵的產品之上,其內心所想,也蘊含了從跨境B2C進軍到跨境B2B這個連對手都做得很不理想的、長期被業界所忽視的領域之中。

這樣做的難度不低,但若成功,就能解決頹境,但試錯的結果并不理想。而當蘭亭集勢把目光放在C2C,在2015年5月發布了一款基于全球社交網絡的C2C移動電商平臺WeStore后,則明顯亂了步法,走上了跟風的路線。只是在C2C跨境電商大爆發的當下,在不擁有社交基礎的大環境下,跟在巨頭之后亦步亦趨,順帶還想自建跨境物流,用句粗鄙的話來說,或許連屁都聞不到。其實,這也就違背了蘭亭集勢一貫邊緣化創新的戰法,雖然扭虧,但也不過是在跨境電商大爆發階段,得了一點順應潮流的利好以及對當年領導潮流的回報罷了。

邊緣化創新,說來容易,但空窗期只有那么久,這恰恰是許多創業者在解決了創業難后,往往忽略了守成能難的結局?;蛘?,繼續在邊緣中尋找更多的邊緣,盡可能讓自己的“首都”離邊境線更遠,會更好。

當然,說的總比做的容易,只看蘭亭集勢如何避其鋒芒,迂回穿插了。

文章來自:第二導航,未經允許不得轉載?。?a href="http://www.westcoasturbanballroomgents.com/">首頁 > 教程收藏 > 電商運營 » 蘭亭集勢:空窗期結束后能否找到新“城鄉結合部”

( )

相關推薦